特別權力關係的起源

我們那個時候呢,我們都要求要廢除大學的校園特別權力關係,原因是因為當時特別權力關係非常囂張,

他直接規定你規範你,甚至在法律上雖然沒有這樣定,但是行政規則都是這樣走,

而且沒有法律限制這樣的東西,連大學生都被視為權利要被受到限制,

但是你們知道特別權力關係這個理論是從哪裡來的嗎?

是從普魯士,軍國主義國家普魯士搞出來的,接下來另外的訴求是什麼呢?

教授治校、學生自治,就是說大學必須要回歸到真正的大學面貌,這個大學並不是教育部的大學,

今天對於大學,教育部之所以可以管這麼多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有很多大學是需要教育部給錢,

而不是說教育部和大學是明顯的上下從屬關係,本來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其實從人類歐洲12世紀第一所大學開始一直到普魯士建國前 維持將近六百多年的時間,

所謂的大學全部都是自治的,國家不能介入,沒有一所大學是公立的大學,

哪怕是國王出的錢也叫做私立大學。

 

一個德國非常出名的哲學家說:「大學就是無所不用其極追求真理的地方。」

我是來追求真理的,我不是來跟你玩道德遊戲的,甚至到什麼是道德在大學裡面得到充分的討論,

然後得到大家同意的時候,他可能就變為規範,不是你在外面隨便說什麼是道德,像輔大一些老神父,

最痛恨女學生夏季穿的很清涼,他說這樣老師怎麼能夠專心教。

我就不會啊,我覺得你穿這麼暴露,可是你身材有待改進,

最重要的是我通常都不看學生的,免得被學生告。

 

我剛剛為什麼要講大學的歷史呢,因為到了17、18世紀,普魯士想要急速的竄起,

知道國家要強需要一個很好的大學,所以他們創制了柏林大學,柏林大學是第一所公立大學,

也就是教育部大學,柏林大學的校長是教育部派的,所有的行政都是教育部管,普魯士統一德國之後,

就把這一套全部弄到全國去,所以當時的歐洲,只有德國搞出一套特別權力關係,那個時候搞出來的,

就是這個特別權力關係,拘束著學生,一直拘束到1945年的納粹時代,達到最高潮,

設定了這個特別權力關係,注定了這個城市一定會滅亡,事實上他滅亡了好幾次,

每次滅亡,問題都出在哪裡?因為他的高等教育是由行政、大學教育部去控制的,

所以這裡面呢會出現很多專家,但是都是沒有腦的專家,

不像英美其他的國家有大學自治或是過去大學有自治的傳統,可以不受這些外面的影響,

所保持學術的自由、講習自由和學習自由,而不用別人來決定,

例如頭髮到底要剪多長,跟你期末考考的好不好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那時的德國是是寧可你期末考考的不太好,他也要你的頭髮剪的跟別人一樣,

把學生當成隨時可以動員的阿兵哥,這種想法讓這個國家在對付年輕人,也就是大學生的時候很容易使用,

所以我們看,爲什麼在日本統治,戰前,所謂的太平洋戰爭的講習,他會動員學生去打仗,

高中生也可以被抓去,初中生也可以學徒出征,理由大概也是特別權力關係。

所以把大學的自治,把大學生視為特別權力關係的一部份這種想法的國家,

完全沒有例外全部都是獨裁國家。

 

特別權力關係應退出校園

我們那時候的要求,是說要回歸到正常民主國家的大學,很簡單:

「教授治校、學生自治」就是這麼簡單,這個學校主體是教授跟學生,校長必須是要由教授去選出來,

現在我們已經做到了,過去的教育是官派的校長,在那個時代為什麼要強調教授治教,

就是要把教授拉進來,因為教授是沒腦的傢伙,爲什麼這樣講呢?

因為我們說教授之外還有行政人員,行政人員也未必是教授出身的,也可以官派,

行政人員在特別權力關係之下,其實教授和學生都很像受刑人,反而是行政人員他是舍監,

所以當時的舍監廣義來說包括行政人員,他可以管教輔導學生,

還可以管教輔導教授,那當然是非常糟糕的。

 

我們也要求說:政治,也就是政黨,要退出校園,不能在學校裡面設置這個黨部。

那對於國民黨來講,開玩笑,我們從小學一直設到大學,

不管各級都有我們的黨部,今天居然要我們退出?!

現在至少形式上是退出了,大家都在進步,大家其實久了以後也會知道這是不對的事情。

……這一系列當時的學生運動所提出來的,比現在還嚴重萬倍,

而且你知道那個時代,講這樣的事情,在學校絕大多數人,包括教授他都不敢發言,

可是曾幾何時,過了21年來,這些事情好像都打破了,當然,我們沒有辦法太樂觀,

因為當時我答應同學要來講這個的時候,我有提到說,我應該講說特別權力關係現在盡失法源,

後來其實我回去仔細想想看,其實並不算盡失,我們國家並沒有把特別權力關係真正廢掉,

大法官釋憲釋字382號裡面只有限制一部份,也就是說,以後學校遇到學生重大決定的時候,

像所謂片面的去開除或是21,都不能隨便下手,學生有權去依法律提請行政訴訟,跟學校打官司,

而且你有贏的可能性,但是你要知道,一旦開了一個缺口以後,

這個特別權力關係依著社會的進步慢慢地不怎麼必要。

 

結語─特別權力關係,我們要道德教條還是人本教育?

上至總統下至那些教育官僚,甚至是大學生自己都會覺得:

跟學生扯那麼多幹嘛?跟人民講那麼多幹嘛?

 

現在我們提出一個狹隘的有品運動,而這個運動造成的結果,

最後就會變得像以前蔣介石在中國推展新生活運動一般荒謬。

比方說在軍隊推新生活運動,說「洗澡要避女人」。

軍人露天洗澡必須避女人,那個是什麼時代,什麼錯誤的時代!

 

回到師道尊嚴。我很怕當時搞不好到最後我們上課得穿西裝了。

有學生跟我講說:「老師我上了你四年的課,從沒有看過你穿西裝。如果有一天居然看到你穿西裝,

那一定是生病或是2012(世界毀滅)了!如果看到你穿西裝還打領帶,那就可以去買樂透了!」

因為我天生就不愛穿嘛!結果現在為了師道尊嚴弄成這樣子。

 

野草莓學運後李明璁老師和五名帶頭學生被起訴。你們知道嗎?在法庭上,李明璁老師的準備庭,

律師都建議檢察官和法官:「我們不要浪費司法資源了!立法院裡兩黨早就都講好要修法,

不再有這種徒刑罰則,最多只能罰錢而已。那我們還浪費這些時間幹什麼呢?」

檢察官嘆了口氣說:「惡法也是法,你是要怎麼樣?」

 

到底要怎麼樣我是不曉得。但我覺得,當權者的治國能力越來越弱時,會造成道德掛帥越來越強。

你們要趁現在還有人在的時候,反擊這個道德掛帥。像洪蘭,她講出這個話現在不是變成自討沒趣嗎?

她的例子告訴你們:要戰要趁現在,要像台大學生那樣子反應那麼快才行。如果台大當時忍耐下來,

洪蘭的意見就會主導了全校,沒多久後台大所有的校園裡面都認為「要向洪蘭學習」,

就跟我們校長的願望一樣。從此以後妳們就變成羔羊,我們就變成了牧羊人,就看你們要不要。

我先講到這,謝謝大家。

 

分組討論部分

第一組:

這一兩年來,對於學校所提出的政策,學生常常提出反對的意見,我們一直告訴學校我們不要怎麼做,

卻沒有告訴學校應該怎麼做比較合理,學校的行政人員很少有能力與想像力去替學生想像,

例如舍監查房可以由學生代表陪同,以減少爭議性,或是學生管理的相關辦法可以由學生參與討論,

得到更容易管理以及符合學生利益的雙贏可能。希望之後大家能往這個方向思考。

 

第二組:

從H1N1的事件中可以發現,當同學有問題要反應的時候,我們沒有管道向學校發聲及協調,

常常在需要處理的議題解決之前,跟學校的溝通就已經結束,而事情還是沒有獲得解決。

學校若能在政策施行前,派出老師與學生自治團體一起討論,會是個很好的平台,

也希望學生們對學校發生的事件有更積極的態度面對。

(關於周同學對於H1N1的事件發言,由於第二期的報導已經詳加描述,在此略去)


(因應媒體屬性,內文與紙本原文略有出入)

連結至學生權益座談會紀實(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gustmedia 的頭像
cgustmedia

庚云

cgustme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