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006年斷網事件中,我們可以發現,現任學務長陳英淙雖然表示任內不會再提出斷網政策,

但卻留了個小辮子,讓各系得以自行以簽呈上報的方式管制學生使用網路,

這也是為什麼雖然政策經由當時學長姐的努力擋下後,到今日斷網的學系數目卻不斷增加的原因。

而今天已是2010年,各系提出斷網政策時所走的行政程序已跟2006年當時大不相同。

假若同學們想在這個議題上有所著力,則必須先了解斷網政策實行的程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以工學院為例,目前工院學生實行大一全面斷網,我們請教了院秘關於這項政策實行的始末,

院秘告訴我們,斷網是由電機系與機械系首先開始,而其他系則是在看見這兩個系實行之後,

認為這樣的政策值得推行,此外,在家長座談會上,有些系上老師收到家長的反應,

希望校方能協助同學改善生活作息,因而有了整個工學院跟進一起斷網的想法。

於是,在院務會議上便決議通過實行斷網政策,並交由各系帶回系務會議討論相關實行細節。

 

這裡其實有個有趣的地方值得我們來思考,

長庚大學組織規程第三十三條第六款及第七款規定了院務會議及系務會議的出席人員,

但在這裡我們看見兩個會議都是"必要時得邀請學生代表參加",

但是像斷網這種與教職人員幾無關係,卻與學生關係重大的議案,都是在這兩項會議裡被決定,

而這兩項會議的出席人員,卻又絕大多數是不被斷網所影響的教職人員,

我們很難想像,沒有生活在學校宿舍裡的教職人員,能夠有足夠的視野以及想像去了解斷網對同學的影響。

又大學法第三十三條:大學為增進教育效果,應由經選舉產生之學生代表出席校務會議,

並出席與其學業、生活及訂定獎懲有關規章之會議;

學生出席校務會議之代表比例不得少於會議成員總額十分之一。

以斷網這樣關乎學生生活的議案,是否應該依照大學法邀請學生代表出席討論才能算數呢?

 

為了更深入的了解斷網決議在系上討論時的情形,我們請教了資工系系主任吳世琳,

主任表示當時在系務會議上,多數老師有共識,因此斷網政策才會實行,

但他認為沉迷於網路遊戲的學生是少數,對於影響到想利用網路做功課或是報告的同學,

他也覺得是難解的問題,假若同學有課業上需要,他也希望能提供更多資源讓同學使用。

主任表示,系上擔心的還是在於同學的到課率,以及過晚睡覺所造成的健康問題,

因此對於斷網政策,他希望能有更好的配套措施,

讓前面所述的問題能夠解決的同時,也不要限制到想用功的同學。

 

我們可以從校方對於同學如何使用網路的觀察中發現,校方仍認為學生是一群需要管理的群體,

而非真正的自由成人,對於家長的要求也頗為認同。

有些同學也可能相當認同校方的說法,認為學生的確是需要管理而不能放任,

但也一定有些同學覺得我已經是成人了,學校管得太多。

而這種把學生當作需要照顧的對象的態度,又是否完全錯了呢?

若你是反對斷網的同學,看到這邊你是否覺得一切都是因為校方思維過時,所以錯在學校呢?

請參照"為何斷網被默許?─從教育談起",我們將對這個問題有更深層的討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gustmedia 的頭像
cgustmedia

庚云

cgustme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