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在墨西哥引爆的H1N1疫情經過了數月的延燒,不幸的在5月20日傳入了台灣本土,

在大家對此一疾病沒有清楚認識的情況下,人心浮動及恐慌的現象四起,在這樣恐懼的氛圍下,

本校也發生了第一例的H1N1確診個案,然而學校在處理此一事件上的草率,

以及事後撇清責任的作為卻是不為長庚學生所知,接下來讓我們以嚴肅的心情

去檢視學校行政體系在事件發生當始時所做出的荒謬決策。

(為保護當事人,本文僅提供發生事件的學院名,系別與學生名以A系、甲生代替)

 

事件緣由

9月初,本校醫學院A系甲同學經篩檢後確定為H1N1病例,A系其他同學立刻通知教官,

並將甲同學移至隔離宿舍,三餐由同學負責送至門口。

 

學務處的不當處理

本校教官堅持由家長親自前往學校處理,不論家長是否方便來校,是否人在國內或是偏遠地區,

在家長抵校後,宣稱學校及政府政策均規定須於12小時內將同學遷出隔離宿舍並返家休養。

 

即便甲同學家中無汽車,住家位於台南,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回家也可能對其他乘客造成感染風險,

且醫生不建議返家休養,以及當時對H1N1殺傷力還未有了解的情形下,教官仍堅持同學須立即返家。

學務長在事後對「無法返家」做出了解釋,他認為所謂無法返家的前提是該生為僑生或家住離島,

然而如此的解釋卻沒有任何依據,令人不免質疑。

 

同時教官宣稱只需戴上口罩便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對其他乘客並不構成危險,

卻又宣稱甲同學若繼續留在隔離宿舍會對帶著口罩送飯的同學造成危險,說法明顯前後矛盾。

 

A系其他同學詢問教官,若再搭乘交通運輸工具時將H1N1傳染給其他乘客,責任應由誰負責?

教官說法是「這不是學校的責任,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並持續強調

甲同學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回家比留在學校更安全,理由是

「將甲同學留在隔離宿舍內將會使H1N1傳染給其他在校學生,會引起家長抗議,

 且台大做法是一旦發燒便不能進入校園」。

然而當時實際情形是,不論台大或是陽明等大學,都認為住宿生若無法自行返家,

便可於隔離宿舍接受隔離治療,教官的認知是錯誤的。

 

難道沒別的方法嗎?

教官另外補充當時本校政策為學生一旦染病,即強制由家長帶回,若擔心途中傳染給其他乘客,

家長必須自己要想辦法,不論是要租車或是叫計程車,家長就是要為生病的子女負責。

 

A系其他同學向教官詢問是否可由學校調派專車接送甲同學回家,教官卻反問

「錢要由誰來出?政府也沒有提供專車接送的經費,為何學校要幫忙出這筆錢?」

最後甲同學還是依照教官的要求回家,經過日後A系同學們的爭取,才得到學校給付車資這樣的回應。

 

長庚V.S台大與陽明

我們先來參考當時台大(註1)與陽明(註2)對H1N1所做出的標準處理程序,

裡面都提到了同學若無法自行返家者,可住在休養宿舍內,可見得長庚校方當時的說法有誤,

而當時長庚對於H1N1的防疫只做出以下聲明:

一、9月7日至9日(週一至週三)大學部新生、9月9日(週三)研究所新生始業輔導,均測量體溫。

二、9月14日(週一)開學於宿舍測量體溫。

三、教職員工請自行測量體溫。

四、遇有H1N1類似症狀,請通報衛保組(日間,分機2119)及教官室(夜間,分機2000),

  將立即採取隔離措施,直到檢驗報告出爐;如確定為H1N1,即刻送醫投藥或返家休養。

五、學校目前備有充足的防疫物資,請教職員工生安心。

 

學務長很忙?

我們不禁要問,這樣的「措施」是否太過簡化,以至於從教官到舍監都不曉得詳細的處理方式為何?

而且是否應該在疫情開始散佈前就應該做出處理辦法的宣布,而非等到了學生都開始回到學校後,

才匆匆發布這樣不詳細而粗糙的措施,學務長在事後的解釋是資訊中心的疏失導致措施公布的時間過晚,

而且提到「他很忙」,我們不禁想問學務長,有甚麼樣的事情是比學生安全更排在前面的呢?


連結至從本校第一例H1N1病例談學校行政盲點(二) By鄭亦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gustmedia 的頭像
cgustmedia

庚云

cgustme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