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抽象的概念中(學生太晚睡、缺課率太高),到具體的斷網政策,這中間校方的論點是甚麼?

又這些論點完整嗎?符合邏輯嗎?

是不是斷了網,這些問題通通都會消失?接下來我們將試著探討斷網政策的想像,以及可能的問題。

1、斷了網,大家就會早睡早起,這樣第一節課就不會翹課了。

斷網是否能提升大家早睡早起的可能呢?這要從兩個部分討論,一個是早睡,一個是早起。

我會早睡嗎?

假如我是一個大一學生,今天我打定主意就是不想睡覺,過了1點發現又斷網了,

這時候我就會覺得無聊所以上床睡覺去嗎?還是我會拿著漫畫繼續我的娛樂消遣?

打開電腦裡早已灌好的單機遊戲,繼續廝殺到天明?還是我會打開麻將桌,開始找同學一起打麻將?

結果原本只有我一個人不睡覺,變成整寢都不睡覺,甚至可能因為麻將太吵了,

搞得附近寢室都不能睡覺,所以就乾脆通通都不要睡了?

又通常長庚的同學都富有包容心(或根本迫於人情壓力),

所以也不會找舍監來阻止同學打麻將。怎麼看起來好像影響到的人更多了呢?

我會早起嗎?

假如很不巧的,今天回寢室的時候忘了租漫畫、單機遊戲也沒灌、人緣很差都沒有人想跟我打麻將,

所以迫於無奈只好早早睡覺,那我隔天就真的會起乖乖起來上課嗎?

讓同學們不去上課的理由並不只有爬不起來的問題,否則所有下午的課是不是就應該全員到齊?

事實上還有個很重要的因素是教學品質,學生在課堂上的學習成就低落,老師的教學品質不良,

一樣會造成學生不想上課,請各位想想,翹課的原因,是因為真的很想睡覺占的成分多,

還是因為我不想上這堂課的成分多呢?又對於一間學校來說,

是改善教學品質重要,還是限制同學一定要來上課重要呢?

而斷網時間是固定的,每天都是凌晨1點到5點,但我不一定每天都是第一節的課,

那斷網時間是不是應該隨著我的上課時間每天都不同呢?

而在我們與同學的訪談過程中,更有同學提出應該把早上10點到下午3點的網路斷線,

因為這樣同學才會去上課,而不是因為白天不斷網而留在寢室拼命上網。

有些經濟困難的同學也表示,平日有打工的需求,倘若打工完再回到寢室做作業,

很有可能才寫到一半就被斷網了,統一時間斷原是方便管理,卻因此侵害到弱勢學生的學習權利。

 

除此之外,網路所引起的生活作息問題,僅僅是住宿生活中會遭於誘因之一,

舉凡單機遊戲、桌遊、麻將、夜衝、夜唱,實在有太多機會可以讓學生的生活作息被打亂,

而校方卻又只拿網路開刀,不免讓人覺得是否只因為網路容易禁止而禁止,

若是如此,學校所期望達成的好處,將因為尚有太多誘因存在而難以實現。

 

2、整個晚上都在上網,室友會睡不著。

許多同學是在上了大學之後,才開始第一次住宿生活,住在宿舍裡,跟室友們的關係是緊密而難以分離的,

你不太可能在宿舍當個獨善其身的隱形人,自身的作息,當然會影響室友,

因此如何與室友溝通成了每個住宿生必須學習的能力。

而溝通能力正好是在分工越趨精細的現代社會中所必須的,要如何表達自己的感受,以及對室友的要求,

卻又不損害兩邊的關係,是相當值得用心思考的,這樣的學習過程正是社會學中所謂的"隱性課程",

假如我們把所有可能跟室友發生不合的可能性都移除了,則這樣的學習機會便蕩然無存了。

 

3、斷網是提供同學一個學習安排生活作息的機會。

其實斷網反而是更加剝奪學生們自主學習管理的機會,學生會沉迷於網路而不能自拔,

正是因為台灣的教育制度,從小到大從來就沒有讓我們學習過甚麼叫做自主管理,

每個人的生活作息都是由學校及家庭所規畫好的,而學生到了大學之後,面對一個放任的教育制度,

他便必須經由摸索才能把對自身有益的生活作息重新建立,

常言道:經驗是最好的老師。只有因為沉迷於網路,讓他感受到壞處後,

他才能瞭解這樣子放任自己的代價為何。有些人可能會問:難不成你要讓他被當了才來想辦法補救嗎?

但正所謂:青春的本錢在於可以犯錯,又放眼整個人從出生到死亡,

一科普物被當並不是甚麼無法挽救的錯誤,一間大學,更應該有這樣的理解,

去包容"學生是可能犯錯的"這樣的理念,而不是做為中小學權威教育的延伸。

 

4、其實我們也不是很想斷網,可是家長一直要求學校要有點做為。

我們都以為大學生已是成年人,應對其自身行為負責,但在學校提出的論點中,

我們卻看見一個奇怪的邏輯,因為家長要求學校,因此學校必須有所作為,

而又因為學校要求學生斷網,學生只好乖乖接受。

我們發現原來"家長"才是這間大學的管理者,即便家長的要求是違反學校意願的,學校也不得不做,

而我們學生自以為到了自由的大學,卻又被"家長"的要求繼續束縛,這其實是相當奇怪的事情。

長庚並非公立學校,每年的營運經費絕大多數都不是來自於家長或政府。

正因如此,它擁有更自主的教學權利,而不會因為家長投書給民意代表,就被砍預算,

或是因為學生變少,就經營不下去,這樣一間獨立自主的學校,是否更應該能貫徹大學的自由精神?

而假如學風自由民主能成為長庚的特色,是否反而才能吸引更多優秀有想法的學生進入這所大學就讀?

這才是這間大學應該要走的正途。

 

經過這篇的討論後,斷網所帶來的正面及負面效應推論,是否符合邏輯?

又是否有更好的辦法可以替代?相信各位心中自有評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gustmedia 的頭像
cgustmedia

庚云

cgustme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